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服務平臺 > 法律服務

高偉平律師以案說法(第二期) 《簽訂及履行合同時容易發生的幾個問題》
發表時間:2017-07-07     閱讀次數:     字體:【

急速赛车路珠 www.obtmf.com 第二期:簽訂及履行合同時容易發生的幾個問題

案例:

A公司與國營農場簽訂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并全額支付了土地轉讓款、土地規費及青苗補償金等費用,依照相關規定以及雙方合同約定,該合同須經農墾總局批準方能生效。A公司的股東是B公司,在尚未完成農墾總局批準手續及政府土地使用權出讓手續前,B公司與C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合同,以上述土地權益作為股權溢價,將A公司的全部股權轉讓給C公司,并約定:國營農場和農墾總局的審批手續、政府的土地使用權出讓審批手續、政府控規、土地用途調整、容積率調整等手續由B公司負責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內辦理完成,否則B公司將承擔違約責任。合同簽訂后,C公司向B公司全額支付了A公司的股權轉讓款,但在該土地的相關審批手續尚未完成時,省委省政府出臺新規,在規定期限內未獲得農墾總局批準的與國營農場簽訂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不再批準,一律通過招拍掛方式出讓土地使用權。這就造成A公司與國營農場簽訂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無法繼續履行,而B公司與C公司簽訂的股權轉讓合同的目的就是轉讓A公司的上述土地權益,土地權益無法實現,股權轉讓也就失去了價值,至此糾紛發生,并對簿公堂。

一、重視市場風險,忽視法律風險

企業的老板大多是行業內的佼佼者和成功者,對市場商機的預測和把握不乏過人之處。正因為市場商機稍縱即逝,一旦有商機出現,就會極力爭取,志在必得。對商機可能帶來的潛在的市場風險,老板比較重視,一般會反復論證評估盈虧得失,而對由此伴生的法律風險,老板往往不夠重視,或將法律風險的消減交由專業人員進行變通處理,從而埋下對法律風險難以進行有效管控的隱患。本案中,股權溢價達數億元,C公司認為建設用地的價格遠未到頂,還有很大的漲幅空間,接手A公司獲得國營農場的土地后仍將有較大的盈利。事實證明這個預測是準確的,但卻沒有實現,原因就是法律風險不幸成為現實。這筆股權交易對B公司及C公司都存在巨大的法律風險。其一,股權轉讓是表象,土地轉讓才是實質。對B公司而言,土地出讓未獲得批準之前一般不生效,意味著A公司尚未從法律意義上獲得土地,將尚未獲得的土地權益再行轉讓顯然不具有法律效力,這就可能構成違約并承擔巨額賠償責任;對C公司同樣如此,如果C公司完全知悉A公司的土地現狀并自愿同意以現狀轉讓,那么股權轉讓就合法有效,政府政策改變產生的法律風險就可能由C公司自行承擔。其二,A公司與國營農場簽訂的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明確約定該合同須經農墾總局批準后生效,而B、C公司在股權轉讓時該合同仍未獲得農墾總局批準,這對雙方來說都屬高風險,特別是C公司,因為農墾系統一直處于漸進式改革狀態,土地政策隨時都可能有重大調整,因此,本來應當重點關注的問題卻被C公司嚴重忽視。

二、欠缺法律知識,誤讀誤判法律

企業的老板為了把握商機,有時會想當然地理解甚至曲解法律,在專業人員提出不同的法律意見時,往往會要求他們采取變通方式以保證項目進行,有的甚至繞過不同意見直接簽訂合同,也有專業人員為了迎合老板而無原則地適應老板的要求,這些現象將導致合同條款因違法而無效的嚴重后果。本案中,股權轉讓合同就出現多處違法的約定。比如:合同約定由B公司在約定的期限內負責辦理政府各項審批手續、B公司負責辦理土地變性和容積率調整等。上述約定內容屬于政府職能,合同約定由一方當事人去完成政府的行政職能顯然違法,而違法的合同條款沒有法律效力,也不受法律?;?。因此,股權轉讓合同看似約定的很完備、很齊全,但卻誤讀誤判法律的相關規定,無異于自欺欺人。

三、合同權利義務不明確,發生問題難以救濟

合同是當事人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的合意,反映的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同時,合同一經簽訂受法律?;?,以保證合同目的的實現。因此,合同條款在不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的前提下,必須明確、具體并具有可操作性。合同條款只有所起的作用不同,而沒有重要性之分,所有條款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合同條款應當根據自己的需求制定,不能簡單套用格式或隨意取舍。因為,不合法的條款不受法律?;?,不明確的約定法律?;げ渙?。本案中,除了前述的不合法的約定外,對尚未獲得批準的土地項目,B公司應當做什么、C公司應當做什么、怎么做、做不成應當采取什么補救措施、發生政策變化如何應對、如何在無法履約的情況下把損失降到最低限度等等,均存在具體、合理、有效的約定不明確的問題,導致一旦履行合同的條件發生變化,無法進行有效的干預或救濟,即使是合法的權益也難以得到法院的支持和?;?。

四、履行合同虎頭蛇尾,導致風險擴大

簽訂合同只是當事人達成了合作的合意,而準確、全面地履行合同才是實現合同目的的保證。有的企業對簽訂合同很重視,反復談判、協商、讓步,想方設法促成合同簽訂,一旦合同簽訂就認為大功告成,將合同束之高閣??薊鼓鼙冉獻既返匕湊蘸賢級ㄍ白?,但走著走著就偏離了航道,無形中擴大了風險。本案中,簽訂股權轉讓合同時已經預料到了土地審批環節可能面臨的風險,也采取了相應的避險措施,雖然有些避險措施不合法,但只要合同的各方當事人積極努力、相互配合協作,完全有機會在省委省政府新政策出臺前完成農墾總局的審批手續,實現合同目的。然而,合同各方都采取了消極等待的不作為行為,B公司認為我把A公司都賣給你了,土地是A公司與國營農場的項目,應當由A公司和C公司為主辦理土地審批手續;而C公司認為我買的就是土地,辦理土地審批手續是B公司的義務,而且我全額付款了,土地辦不下來是B公司的責任。正因為各方當事人在履行合同時逆向而行,沒有準確、全面地履行合同義務,結果造成了雙方的合作開場轟轟烈烈,收場冷冷清清,并且失去了一次不可復制的商機。

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上一篇:高偉平律師以案說法(第一期)《企業合資合作中容易發生糾紛的幾個問題》
下一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小企業促進法正式頒布,將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